[盾冬/Stucky/黑豹彩蛋相关]Sunset In Paradise

Sunset In Paradise

天堂落日



Summary: 没有风能吹散他们对彼此说的任何话。再也没有了。

Notes: 在点梗中得到了超高人气的瓦坎达故事,也有拨头发,算我写了两个(不算 我也许说过我认为黑豹的彩蛋2意味着我们在妇联3肯定看不到Stucky见面的场景了,所以这篇文章是我脑补的那一天。根据今天的剧透已经被打脸了




美国队长穿上了T'Challa准备的有些特别的长袍外套。他知道Shuri原本打算给他一件露出两边的肩膀或者干脆全裸上半身的衣服,但善解人意的T'Challa为他换成了他比较习惯的、在这个国家能找到的最像美国服饰的上衣和裤子。还有凉鞋。Steve Rogers对凉鞋有稍许意见,但他非常愿意尊重瓦坎达的习俗,除了裸上半身的那类,他认为那个有点过了。他穿戴整齐,在镜子前来回打量自己,困惑于自己现在为什么有些焦虑,也许是因为Bucky,但这不应该。这只是一次晚餐,很简单,Steve告诉自己,焦躁是没有来由的——


他的背后传来一声轻柔的口哨声。Bucky出现在了他房间的门口,微笑着看着他,身上还穿着那件长裙似的袍子。Steve怀疑他真的很喜欢这件衣服。


“你看起来,呃,你知道,很帅。”Bucky的手抬起来,简单地比划了一下Steve的上半身,然后垂到身边。他的眼睛明亮,但显得稍稍有些拘谨,“晚餐?”


“我准备好了。”Steve回答。他的心脏以一种沉重的节奏跳跃着,是那种好的意味上的沉重,像是终于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填满了似的,美妙而安心的沉重。他走过去,张开双臂,毫无顾虑地拥抱他的同伴。不用担心对方有没有可能拿出小刀捅进他的肚子,或者把他按倒在地上钉住他的脖子。他不用担心任何事情。站在这儿的是他的Bucky。是他永远的,始终未变的Bucky。


Bucky闻起来有一种特别的香味,木瓜、柠檬和芒果混在一起的味道。他的头发垂在肩上,显得他肩膀的肌肉线条变得相当模糊,在Steve的记忆里,他以前从未有过这么,怎么说呢,圆润而白皙的时候。需要注意的是,Steve Rogers并不是在抱怨,因为他觉得现在在他怀里的Bucky就像一个果味的泰迪熊。他感觉到Bucky的胳膊抬起来,环住了他的后背,几乎是紧紧地箍着,以一种柔软但坚定的力度将Steve固定在他自己的胸前。他们的胸口贴着胸口,感受着熟悉的心跳声,他们两人都是。他们能够知道对方有多渴望这样的拥抱,而这是因为他们自己心里也如出一辙。


“这一天过得怎样?”Steve在他耳边问。


“噢,Steve,”Bucky露出了一个充满怀念的神情。Steve用这个拥抱消融了他所有的谨慎,他的瞳孔里仿佛有一个光点在闪闪发亮,“我有太多事情要跟你说了。”





Bucky Barnes正式从冰封状态被唤醒之后,Steve只和他见了非常短的一面。这个早晨他正在T'Challa的书房里和他进行一些友好的讨论,Shuri带来了Bucky。她在Bucky再次向她和她哥哥表达感谢的时候拼命地朝Steve挤眼睛,看着Steve喊了一声Bucky的名字,然后像根木头似的直愣愣地盯着他,她的脸上浮现了一种自豪而调皮的坏笑。


“慢点儿,罗密欧,”她挽起Bucky的胳膊,“抱歉,晚餐前他都是我的。你们可以晚些时候再找个房间互相眼交(eye-fvck)。”


之后Steve花了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打消自己想去研究室打扰他们的想法。Bucky得装上一根新的手臂,进行身体检测,学习一些瓦坎达武器的用法,还要试他的新制服——这确实需要一整天。那他干些什么好呢?他绝没有出远门的打算,T'Challa今天公事繁忙,而Okoye友好地拒绝了他想要帮忙训练的请求。


“请您休息一天,美国队长,”她神情严肃地说,“你应该回到你的房间,放松一下自己,以至于你们二人晚餐的时候你不会愣在那里一动不动。”


“我……好。”Shuri绝对告诉了她他见到Bucky时的傻样。Steve只好对她点头致意,“谢谢你的建议,将军。”


“坦然的承认。”Okoye露出了赞赏的微笑,“比我们的陛下坦诚多了。”





这是Steve这一整个白天记住的全部的事儿了。Bucky正兴奋地给他展示自己的新胳膊,一条完美的、崭新的、帅到爆炸的瓦坎达科技,还有里面藏着的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。“它有触觉,”他在Steve轻柔地由上至下触摸那条胳膊的时候提醒道,有些不自在地握了一下拳头,“和我自己的那根胳膊差不多的触觉。你最好还是别……”


他的话在Steve推开他们眼前那扇门的时候停住了。在T'Challa宫殿的顶端有这样一个巨大的房间,四周和顶端都是玻璃,让人全无保留地站在这片土地美丽的苍穹之下,沐浴黑豹之神创造的最美的景色。他们头顶上的天色隐隐泛着宝石般的深蓝,紫色、红色和橙色河流般交汇流淌在一起,快活地伸向远方那个明亮夺目的光点。Steve感到Bucky那只振金的手攥住了他的手指。


“哇哦。”Bucky赞叹道,“这太漂亮了。”


“瓦坎达的夕阳是世界上最美的——这儿的每个人都会这样告诉你。”Steve轻声说,把Bucky带向正对着这夕阳的一张餐桌。这个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,只摆放着那张餐桌和两把椅子。当他们俩面对面坐下之后,Steve伸手掀开桌上餐盘的盖子。


“T'Challa和Shuri准备了这些,他们俩认为你也许想试试瓦坎达的食——”Steve在看到餐盘里的东西之后微妙地停顿了一下,用另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,“唔,培根芝士汉堡和玉米热狗?”


Bucky发出一阵大笑声。Steve为此而愣了一下,他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听见Bucky这样笑了。快活的、无忧无虑的、像是即使明天的朝阳再不会降临他也毫无畏惧似的笑声。那个时候曾有无数女孩子为他这样明亮而爽朗的模样倾倒,包括Steve Rogers自己。Bucky大笑着用手指擦了擦眼睛,抓起一个汉堡。


“不,这棒极了,”他低声说,“这完美极了,真的,一个刚刚从冰柜里醒过来的美国佬只想吃这个。”


Steve用他能做到的最温柔的眼神看着他。Bucky一口咬下三分之一个汉堡,他的脸颊鼓起一边,在目光接触到一点儿都没开始动的Steve的时候催促地晃了一下脑袋,“快点,”他含含糊糊地说,声音听起来柔软而甜蜜,“不要让我一个人吃光。”


Steve又一次感到一阵喜悦而悲伤的颤抖滑过他的心脏。Bucky这晃脑袋的模样也是他无比熟悉的,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或者到后来他们还是两个布鲁克林穷光蛋的时候,Bucky总会先拿起一片三明治,然后含含糊糊地、执着地念叨让他快点吃。他怀念极了。老天,不到这种时刻Steve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。他伸出手,将Bucky前额快要垂到汉堡上的一绺头发拨到他的耳后。


“哈,”Bucky瞟了他一眼,咽下嘴里的汉堡,笑了一声,“你以前也一直这么做。”


Steve含着同样的笑意瞟回去:“我有吗?”


“你有,”Bucky说,“我记得很清楚。我那时候为了和一个姑娘约会买了很多劣质发胶,但是额头上这一绺总是单独垂下来,你每次看到都会一边抱怨一边把它捋上去。”


“是和Cassandra约会的时候。Cassandra Nelson,面包店老板的女儿,你当时晚上跑出去跟她玩儿会问我借干净的四角裤,半夜偷偷溜回来的时候我还不得不假装自己睡着了。”


“我要是知道你是装睡我绝对不会蹑手蹑脚地进门。”


“是啊,因为你是个混蛋。”Steve凑近了些,随后Bucky也凑近了些,“你对Cassandra也挺混蛋的,她竟然正儿八经地问过我打不打算接受她做未来的Barnes夫人。”


“你说你不打算。”Bucky咧开嘴,“你这个小混球。”


“Louise,她才是真正厉害的那个,她问我是不是打算做未来的Barnes夫人。老天,你那时的表情简直是无价之宝。”


“天啊,你真是永远不打算忘记这个,”Bucky呻吟了一声,飞快地拿起一根玉米热狗塞进Steve的嘴里,“七十年了,不,快要八十年了!你的脑子里难道是有个硬盘?”


“你想对了,不仅有这么个叫Barnes丑事集锦的硬盘,而且永远别想让我放过你。”Steve咬了一大口玉米热狗,挑起他的一边眉毛,“从现在开始,我会记到我们一起进坟墓的那天。”




他们大概只花了十分钟就吃完了剩下所有的东西,从椅子上站起来,在这个房间的西边有一扇玻璃门,外面是一块平整、宽阔的露台,几乎整个瓦坎达的天空都能在那儿尽收眼底。他们俩在那块露台上坐下来,Steve从房间里拿了两个长得像带刺木瓜的瓦坎达饮料,而Bucky变魔术似地从背后拿出一大条毯子。


“拜托,”他对警惕地看着他的Steve露出微笑,“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跟黑豹兄妹寻求过浪漫晚餐建议的人吗?”


太阳还有最后一部分露在地平线上面。这时候的美景简直动人心魄——在地平线那儿有无数条辐射向天空的光柱,他们背后的天空几乎完全黑了,已经有星星在那水晶似的蓝黑色天幕上闪烁,但那些光柱刺破了黑夜,把它周围的云彩和天空全部染成赤红色。他们俩裹着那张巨大的毯子,这张毯子足够大,让他们俩不至于贴在一起也能完全覆盖着身体。Steve在心里埋怨了一句。


“名副其实的天堂日落。”Bucky再次赞叹,“那儿,”他指给Steve看那条河流,“和平与智慧之河。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边的一栋泥土小房子里。”


“是的,那似乎是什么瓦坎达的习俗。”Steve轻声回答他,他的声音有一部分消失在了风里,“一个沉睡之人醒来的仪式,‘他将在泥土的庇护、在植物的簇拥、在河流的尽头、在晨曦的祝福之下,在崭新生命的欢唱中醒来。’Shuri执意要为你这么做。”


“非常贴切。”Bucky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似地露出一个感激而悲伤的微笑,然后稍微向Steve靠近了一些。


Steve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是否应该伸出胳膊拥抱他。是的,这本来的确是非常自然的事情,但是他有些胆怯,有些不知所措。他当然会把Bucky当成他的伙伴,一如既往地,但是他不确定Bucky是否准备好接受更亲密的关系,因为他们俩对此都不太熟练。他们清楚对方的心意,但是是否该在现在就将关系恢复成那样,Steve Rogers并不确定。他喝了一大口似木瓜非木瓜的果汁。


“我现在就想亲吻你。”


他听到Bucky这么说。他感觉到Bucky正温柔地看着他,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起来,Bucky靠得更近,继续说:“给你一次喊停的权利。”


Steve没有回答,伸开了他的胳膊,今天第二次紧紧拥抱住Bucky。他们的脸颊相贴,有些慌乱地寻找对方的嘴唇——在他们找到之后,一切都沉浸在了那美妙的木瓜、柠檬、芒果和心爱之人的甜蜜里。Bucky感觉到Steve的身体在他的拥抱中收紧了全身的肌肉,然后放松下来,以一种令他感到心痛的方式吻着他,像是在等待什么,像是焦躁,像是在确认他的存在一般。Bucky用他自己的那只手温柔地抚摸过Steve的后脖颈。他以前常这么做,Steve Rogers在那个时候就像是一条受伤的小狗一样,抚摸那儿总能让他放松下来。


“Bucky。”他感觉Steve再次僵了一下,然后听到他显得沙哑的嗓音,一遍又一遍,“Buck,Bucky,Bucky。”


“好了,好了,白痴。” Bucky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,脸朝上抬起,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,试图让他眼前模糊的天空变得清晰起来,他自己的嗓音也并没有比Steve的好到哪儿去,“你掉眼泪可不好看。”


然后他得到了第二个吻。充满喜悦、横冲直撞、欢欣雀跃的吻,Steve抱着Bucky的后背,一手托着他的脖子,而Bucky也是同样的姿势。他们俩都没有把眼泪掉出来。Steve感觉到一阵颤栗窜过他的身体,他的手指触碰着Bucky的皮肤,稍稍用力的时候在他的肩膀和手臂上按出美妙的软窝。没有语言可以形容这一刻。Bucky的手,就像他最习惯的那样放在Steve的腰上,他与女孩子接吻的时候总是无比轻柔地扶着那儿,但对待Steve时却充满了他自己的Bucky式的臭毛病——狠狠地、充满占有欲地、炫耀自己的力气似地勒着他。Steve永远都在渴望他,而这动作让他知道Bucky也同样渴望自己。


在他们的嘴唇第二次分开的时候,他们俩的身体已经紧紧贴在了一起。太阳已经完全落到了地平线之下,月亮还要一会儿才会爬到他们头顶,风正从他们耳边吹过,但这不要紧。他们有温暖的浅棕色的毯子包裹着他们,他们有对方的手臂包裹着自己的躯干,他们可以用这世上所有的时间深深回味他们有多爱这么做。


“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的新胡子?”Bucky开口,他的五官在蓝紫色的天空下显得模糊而柔和,“你必须告诉我你是在哪儿买的。”


“抱歉,Rogers特供。”Steve故意拿他的下巴蹭了蹭Bucky肩膀裸露在外的地方,他的手指揪了一下Bucky垂在那儿的头发,他发现是他的头发散发着持续的水果香味,让他再次感觉自己正抱着一个果味泰迪熊,“但我可以破例,除非你告诉我你的洗发水在哪儿买的。”


他们两人都傻笑了起来。Bucky拖着他那种甜蜜而迷人的腔调说:“我需要你带我逛一逛瓦坎达的集市, Shuri说他们有一种特别辣的烤鱼,还有长得奇形怪状的面粉点心。我还要弄好几件这样的袍子逼着你穿。”


“我知道你的袍子是谁准备的。”Steve皱了皱鼻子,“那些夫人和我不是那么的谈得来,但我觉得她们会挺喜欢你的。你弄多少件都行,我就不必……”


“你必须。”Bucky捏住了他的鼻子,“因为你刚才让我错过了一点点瓦坎达的日落,混蛋。”


“但我们还有很多个傍晚。”Steve急忙回答,“如果你想,我明天可以带一个篮子,我们去你看中的任何地方野餐。”


“你知道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吧?我并不太介意夕阳什么的。但是野餐说定了,不许反悔。”


Steve看着他,Bucky耸耸肩,他嘴角带着像是刻在雕塑上那样饱含情感的微笑,但不再遥远了,也不再悲伤了,那是一个只含着感叹和期待的微笑。那是一个Steve无数次渴望过能在Bucky脸上看到的微笑。于是毫不出乎他们俩人中任何一个的意料,Steve第三次吻了他。而Bucky完全不会抱怨。


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分开他们。没有风能吹散他们对彼此说的任何话。再也没有了。


他们互相抵着额头。Bucky充满爱意地看着Steve的眼睛,轻声说:“我要告诉你个秘密——瓦坎达最美的是朝阳。”




END




很长的Notes: 

  • 基本上除了电影里提到的设定之外,只有“和平与智慧之河”是官设,来自瓦坎达地图。从电影的场景来看,Bucky醒来的地方是有一定的可能性在这条河流的沿岸的。

  • 关于王宫顶端的玻璃套房和露台,这篇文章里我的设定是观景专用的房间,布置好的晚餐和无人打扰的二人世界则是来自T'Challa和Shuri的好意。片中没有这个房间,我胡说八道的。

  • 似木瓜非木瓜的水果饮料、瓦坎达集市的烤鱼和面粉点心、衣服和袍子的款式也是我胡说八道的。

  • “他将在泥土的庇护、在植物的簇拥、在河流的尽头、在晨曦的祝福之下,在崭新生命的欢唱中醒来”——来自彩蛋2。我特别疑惑为什么不让Bucky在实验室解冻比较省事儿(杠精),所以在这篇文里给出了我自己的一种解读方式。鉴于彩蛋2确实出现了泥土、植物、水、太阳和新生命=孩子们这五个要素,我这样解读是将彩蛋2的内容全部围绕着“新生”这一点进行理解和挖掘,也就意味着又是我胡说八道的,并不是电影的本意XDD

  • 最后一点是,可能有的朋友已经感觉到了,我对这个重生的Bucky Barnes的性格塑造添入了很多自己个人的理解,比如果味泰迪熊我觉得他说不定会找回一些属于七十年前那个Bucky的语气和小动作XD 我对这篇以及之后所有可能会写的解冻后Bucky的OOC负责,解释权截止在妇联3上映之前。

我真的原本打算按照点梗的沙雕日常来写,但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🙏希望大家仍然能读得开心!


评论 ( 36 )
热度 ( 236 )
  1. 浮座草进床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泥土 晨曦 歌唱 植物和新生命的解读真的非常可爱!

© 草进床垫 | Powered by LOFTER